九黎美景

目录

建木

  “有木名曰建木,百仞无技,(上)有九楼,下有九枸。引之有皮,若缨黄蛇。”
                                  ——《山海经•海内经》

  建木者,神木也,立天地间,诸神缘之上天。
  建木就是这样一棵通天的树了,相传沿建木向上能分别到达昆仑西王母和东海帝俊处,是连接人神两界的树。

  黄帝和蚩尤大战之时,蚩尤网罗了风伯、雨师等高手,黄帝大将应龙吐水攻击蚩尤军队,反而被风伯、雨师所用来攻击己方,苦于应龙只会放水不会收水,黄帝把义女女魃唤来助阵,女魃为旱神转世,所到之处,赤旱千里,风伯、雨师技穷,故蚩尤军大败。就是这次相会,让应龙女魃两个生性相克的人产生了爱慕。后因应龙触犯天条,被囚禁在建木顶端,故建木又称锁龙树,建木高百仞,不见其顶,所以女魃天天都在树下的一个台子上为这个英俊的男人歌唱,歌声优美动听,三日不绝于耳。久而久之,周围的小动物都感染了歌声的灵气,现在去到建木,耳边仿佛都会听到一阵美妙而凄婉的歌声。

石林风后遗迹

  风后乃黄帝之相。蚩尤兴师作乱,侵犯中原,黄帝因将寡术乏,九战九败于蚩尤,为讨伐蚩尤,黄帝于石林拜风后为相,并一起参详出了八阵阵法,交由大将应龙使用,威力无穷。风后发明的指南车以及阵法天下无双,帮助黄帝统一中原,“用经略,北清涿鹿,南平蚩尤,底定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石林是风后当年隐居之处,那里崎岖的怪石仿佛按照某种特定的格局陈列着,隐隐构建出不同寻常的力量,怪石间石狮石仲舛错交杂,而风后亭中的风仆风卫有条不紊的操控着这一切,但是现在他们好像碰到了一些麻烦。

九黎氐巫寨

  氐巫族是居住在九黎城以西的一个部族,源自东海东夷族,人数众多,主要在九黎一带活动。

  移居到九黎的东夷族很快适应了当地气候和生活,并开始繁衍生息。经过几百年的岁月,相当一部分的族人已经同九黎本地的蛮族通婚,再经过几百年,东夷族便改名为氐巫族。

魂谷

  “帝与蚩尤战于阪泉之野,尤怪力乱神,雨雾分沓而至,帝以指南车明方向,使帝女散雨雾,击杀之,分解首,异地而葬。”——《大荒本纪》

  蚩尤本是炎帝麾下最骁勇善战的大将,但即便是这样的无敌猛将,也不能逃脱幽都蜃气的腐蚀。在他终于无法控制自己开始侵略其他部族之后,终于有了炎黄战蚩尤。

  历经七十一次大战之后,蚩尤为黄帝击杀,并将他的尸首埋在了四个地方。魂谷就是其中之一,即大荒四处蚩尤埋骨地之一。蚩尤死后强烈的怨念让每处埋骨地都充满了恐怖和仇恨。

木克村

  木克村是非常古老的村子,村旁的老虎沟中群居着数百只凶猛的老虎,它们经常会跑到路上吞食路人,也有的会躲在山上等待村人砍柴时伺机下手。

  这个时候,节并出现在木克村。

  节并生于帝炎居十二年,不仅聪明机智,而且勇武善斗,能徒手擒捉猛兽,是炎帝族中出类拔萃的女英雄。曾在木克村附近徒手杀死老虎,被广为流传。据说节并还曾在木克村居住过一段时间,村民们崇尚节并,经常会举行狩猎活动来祭祀她。

  最近,老虎的活动更为猖獗了,它们疯狂的行为似乎是在向木克村的猎人们挑衅,为什么木克村的村民们不打压这些老虎嚣张的气焰呢,其间一定有什么变故发生。

白水台

  “白水台”在纳西语中叫“释卜之”,意思是“逐渐长大的花朵”,很形象地描绘了白水台的形状。因为泉水从潭中顺泉台相依的地势流出,形成的白色花泉台地越展越宽,呈扇状明朗活跃地铺展开来,就像逐渐长大的白色的花朵。晴朗的日子,白水荡漾的台地清晰得像登天玉梯,又似雪浆凝瀑或磅礴的白绢巨帘。那银阶玉壁的崖台石阶细腻如凝脂,连连绵绵形成各种形态的塑像,像树木,像人影,像兽形……细细看去,层层叠叠的台面上有螺细的天然波纹,有的圈中套圈,有的星花四射,有的如连绵蚕丝,有的像冰凌雪齿,妙趣横生地构成了一幅幅冰雕玉画。

  白水其实不白,只是水清无色,清水流过这白地之上便有了白色。站在台地中央,倚着比人身还高的白色台壁,偶然抬头与凝水溢瀑般的悬空匹练撞个正着,不禁慨叹银河之水天上来。如果是夜间赏白水台则有机会看到另一番奇观。悬空的弦月打不开四周森林的黝黑,却能在台上留下明澈的月影,水晶般的阶台上仙风习习玲珑清澈,还能看到似乎一夜之间隆然突起的大气泡泡,最大的里面装几个人没有问题,这就是当地人称之为弥勒菩萨的大肚皮。

  白水台有许多优美的民间神话故事,又被称为“仙人遗田”,传说是天上的酿奶仙子下凡造成。水台左侧有座高约二十来米的俨如白乳瀑布又似白玉梳的泉华,下面突起约有半亩广的月牙状泉台,相传这就是仙女梳妆的地方。粼粼的清波间立有一尊天然雕塑,恍若玉骨冰肌的瑶台仙女。据说她就真是玉帝派来的酿奶神女。相传,王母曾带着小玉皇路过这锦山绣水之地时,拔下玉簪在悬崖上划出可踩可卧的层台坐下歇脚。小玉皇饿了抓起奶罐就吮,可又因贪恋美景而失手打翻奶罐,白净的奶浆便汩汩倾出化为乳泉淌个不停,也淋润浸白了这堵高崖。回到天宫,玉帝命酿奶女神前去收回这落崖的天奶。神女也迷恋上了这锦绣山川,又见百姓生活勤俭艰辛,就不忍收奶,留下来教人们照泉台模样开田播谷。玉帝盛怒之下就把她指化为石永贬下界,奶水就这样永远缓缓的流淌着,留下了几千亩新月形的白玉梯田依次叠落千百尺,这就是似玉埂银丘的白水台。

相关资料

推荐攻略

文章配图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