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墨门派名人

目录

司空墨

  蜀州城破之日,巴蜀匪首张宪中残杀书生于蜀州城凝墨池畔,是日,池中墨血沸腾,池边笔砚积成山丘。

  蜀州书生司空墨越众而出,怒视匪首张宪中,睚眦尽裂。他缚草为笔,一笔成“令”字,怀抱巨笔投身于墨池之中,一时间,血墨翻腾,七杀星现。张宪中见状大惊失色,令弓箭手将箭矢射入凝墨池中,箭矢激起层层墨浪,池中书生却不知所踪。片刻后,司空墨手持巨笔,从池中跃出,浑身乌墨,面露妖气,双目赤红……俨然是重生之鬼!

  张宪中大怒,令手下弓箭手乱箭齐射,走投无路的书生们纷纷奔逃入凝墨池中,随即化鬼而出,鬼杀屠城。张宪中手下匪众损失大半,一夜之间退出蜀州城,弃守巴蜀逃往燕丘。从此,无人出蜀州,亦无人敢入蜀州。

  如今,世人皆知蜀州城有鬼墨,司空墨为鬼墨掌门,却没有人记得,统领群鬼、寡言少语的司空墨,也曾是胸怀天下、壮志凌云的书生。

幽弥

  不知从何时起,不律斋中出现了一名小小的书童。她很少说话,只是默默地站在不律斋里,站在掌门的身前。

  鬼墨之间有传言说,幽弥就是当年跟在书生司空墨身后的书童,亦有人说,她是司空墨的嫡亲妹妹。司空墨听到传闻,只是冷冷拂袖:“都成鬼了还这么聒噪。也罢,就随他们说去吧。”

  没有人知道,这样一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孩子,究竟是做了什么,才能熬过重生之苦,与那些于绝望之刻重生的书生一样,成为一名鬼墨。

  幽弥是蜀州城里,唯一的一个孩子。但她却从不像那些活着的、会渐渐长大的孩子一样,活泼爱玩,无忧无虑。见过她出手的鬼墨寥寥无几,但每一个,都对她笔下栩栩如生的召唤物们啧啧称奇。

  也许,她的存在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个谜吧。

  在蜀州城中,有这样的一群人,用特制的锁链将自己紧锁在凝墨池畔的刑堂之中。鬼墨弟子多对他们讳莫如深,唯恐避之不及,这群人被成为刑堂弟子,刑堂的首领,名叫鸩。

  在普通鬼墨弟子的眼中,鸩是一个可怕的人,刑堂也是蜀州城中最为恐怖的场所。那些控制不了体内邪气,随时都可能丧失理智、化为墨妖的同门,用鸩精心制作的锁链将邪气强行控制在体内,让身体的痛苦唤醒迷失的灵魂。

  谁也不知道,这样的清醒可以持续多久。但是,每当一个鬼墨开始控制不了自己,成为刑堂新的一员时,鸩总是会亲手为他系上第一条锁链,教给他束缚体内邪气的方法。

  每一位鬼墨都明白,或许有一天,自己也会和那些人一样,在幽深的刑堂之中默默地忍受着邪气外溢的痛苦。但是,没有鬼墨会因此而绝望,亦或是放弃自己。因为,刑堂就在那里,鸩就在那里。

墨妖

  鬼墨,乃是蜀州城书生在最绝望之时,承受凝墨池邪气,魂魄与身体融合而复生的死者。墨妖,则是无法承受邪气侵蚀之人,身心为其所污而形成的怪物。

  每到蜀州城的弯月升起之时,总是会有一些墨妖,毫无意识的在凝墨池之旁徘徊。在被鬼墨弟子杀死后,墨妖们便会化为纯粹的邪气,回到凝墨池中,然后在下一个夜晚来临之时,再次出现在蜀州城内。

  蜀州城外的人们很少会知道,当一名鬼墨丧失了对体内邪气的控制时,便会渐渐地失去自我,直至。那时的鬼墨,便不能被称之为鬼墨,而是墨妖——毫无自我意识、只知破坏的魔物。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样的变化,亦是凝墨池所带来的一种轮回吧。


相关资料

推荐攻略

文章配图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