魍魉门派起源

目录

  最深刻的孤独者。

  最黑暗的哭泣者。

  最无情的暗杀者。


概况

  黑暗中的舞者,孤独相伴的精灵。每一名及格的魍魉弟子,都经历过最残酷的试炼,能忍受痛苦和寂寞的煎熬。

  魍魉的身影,总能出现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魍魉的双刀,总能从最不可思议的角度刺出;不是他们嗜好杀戮,只是他们从来不惧怕危险,在压迫面前,他们会最执着地反抗,这足以令任何一个对手望而生畏。

  如同对待战斗一般,生活中的魍魉弟子也尊崇低调与内敛;虽然他们不爱表现,但是在需要他们的时候,嫉恶如仇的魍魉弟子,总会挺身而出,用他们的双手,去捍卫一切值得捍卫的东西。

  魍魉弟子行踪不定,神出鬼没,这种神秘感使他们与一般人仿佛有了天生的隔膜;但是他们冷酷的外表下面藏着的是最火热的内心,只要能守卫心中的大义,即使舍去生命,亦无怨无悔!

门派历史

缘起

  传说黄帝晚年之时悟道,访遍名山大川,最后于巴蜀拜师广成子修行道法。数年后广成子告诉黄帝其一生已经功德圆满可以飞升成仙。在飞升之前,黄帝传帝位于儿子少昊,而后广成子传授黄帝“至道”,黄帝于是铸成宝鼎召唤神龙,自己则乘龙飞去了东海帝俊处位列仙班。可是却因此中下祸根,产生了争权之乱。原来黄帝有两个夫人各诞一子:西陵氏之女嫘祖,她开创了育桑养蚕,抽丝织巾,是一位伟大的女性,她生下了昌意;另外一个夫人方雷氏之女女节,她同黄帝生了少昊青阳氏。而显然昌意不满黄帝的安排,终因帝权之争贬谪到了雷泽,而此时他与蜀山氏之女昌仆的儿子颛顼成为了他不得志生活中唯一的希望。而颛顼自小机灵聪明,颇有智谋,非常讨人喜爱,他的叔叔少昊更是打小就教他习文弄乐。颛顼成年之后,少昊请他帮助料理朝政,年轻有为的颛顼不负众望,他教化民众以智不以力,因此深得人心,少昊晚年便把帝位传给了颛顼。可是颛顼却久久不能得子,直到晚年才喜得二子——穷蝉与魍魉。

  雷泽是一片神奇的地方,在这个因天地东南倾而诞生的土地上,存在着太多奥秘。

  颛顼登位之后,曾经带着他的双生子——穷蝉和魍魉来到这片土地游历。

  魍魉和穷蝉,他们是神命所生的孪生兄弟,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然则他们自己从不知道这一点。

  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这对双生的少年看到了凡人所不能见的东西:一对奇异的羽蛇,一为黑,一为白。黑蛇噬白尾,而白蛇亦然。二者遂成一环,于双生子的头顶循环往复。

  或许是少年的好奇心吧,穷蝉握住了黑蛇,而魍魉握住了白蛇。

  双蛇在一瞬间内发光、发亮,直至消失在掌心。

  而双生子的命运从这一刻起,开始改变。一路向左,一路向右。

  魍魉以他过人的天赋,开始在天下崭露头角,而穷蝉则事事为弟所压一头,颛顼帝的期待也越来越多的关注在魍魉一边。

  身为长子的尊严、长久被人称为“魍魉的哥哥”、继承权可能的丧失……一切的一切使穷蝉日益陷入紧张之中,似乎被无助感吞噬只是下一秒的事。

  他看见那少年时所见的黑蛇仿佛在灵魂深处嘲笑着他,“怎样?就要被白蛇所噬了么?低贱的凡人,原来你的力量,尚不及你幼弟百一。”

  终于,穷蝉出手了,他借口与弟重游故地,将魍魉诱至雷泽深处,这双生子曾经看到黑白化蛇相噬的地方,泪泽。

  当魍魉的身躯缓缓落入泪泽之中,穷蝉亲手引爆了游泽之时所乘的巨船。

  “就让这沉船随你而葬吧,也符合你生在帝王家的身份,兄弟,也许,生在帝王家,也正是你我的不幸呢,你的富贵,我的荣华……”

  就这样,穷蝉除掉了他最大的敌人,他的双生兄弟。一步一步向着他梦想中的王座走去。

传承

  当魍魉随沉船落入泪泽之时,他并没有像穷蝉所想一样,落入冰冷的湖水之中,彻底沦为鱼鳖的饵食。而是被一团白光包围着,失去了意识。

  伴随他醒来的,是惊愕。

  儿时所见的黑白双蛇,盘旋在他的头顶,厉声道:“一切所失的,终将不再;一切所得的,终将掩埋;一切所爱的,终归其态;一切所憎的,终归尘埃。”

  魍魉望着那沉船底的广阔天地,意识到,造化也许给他指引了另一条道路……

  至此,魍魉门派创立,只是顺应命运的启示,还是针对穷蝉的复仇,没人知晓。

  此后四百余年中,世事沧桑,盛衰无常,魍魉门派有起有落,但命运始终和穷蝉紧紧相连:有过血雨腥风,也有过惺惺相惜,分分合合;宿命,由两王子始,却看不到尽头。

  四百余载的岁月,传承至今,已有二十一代弟子,十多位的影之主。既经历过赤霄时代与穷蝉的惊天大战,以及门派中期的失落年代;又经历过百叶时代的辉煌以及叶谷的中兴。魍魉注定是多灾多难的,但是饱受磨难的魍魉弟子已经越发坚强,只要这种精神在传承,魍魉就永远不会屈服。

  当太古铜门开启,无数妖魔借由幽都裂隙侵占大荒世界之时,作为雷泽最强屏障的魍魉门派再次面临巨大的危机。在幽都军统帅七夜和玉玑子的联合进攻下,魍魉独力难挡,沉船之地沦陷,十九代影之主夜哭为了掩护弟子撤离,使用禁术,自爆而亡,门派四大高手中,追风、饮血、百骸阵亡,仅剩疾电脱离,重伤之中被林根寨寨民秘密收容。

  失去门派的魍魉弟子在长老的带领下,应荒火教之邀请,千里迢迢地回到曾经订立契约的地方——九黎试炼之地,韬光隐晦、积蓄力量。

希望

  这片位于九黎的地方虽然远离雷泽,似乎荒废了很久,却也是魍魉的神秘圣地,当年魍魉本人正是在这里开创了门派立足之本——影遁;而位于荒火圣山之下的庞大地窟,也像是埋藏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就在九黎的弟子养精蓄锐的时候,雷泽却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个人手持第二十代中最强弟子——“百影之首”天屠的“六翼令”,拜访了隐居在林根寨中的门派领袖疾电。没人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这个名叫荆茗的人,在疾电的坚持下,最终担起了复兴门派的重任,并得到了大部分持有“六翼令”的长老的支持,成为了第二十一代影之主的候选人。

  按魍魉的传统,这个候选人的身份仍将保持一年的时间,一年过后,通过考验的荆茗将正式成为第二十一代影之主。就在众多弟子都对荆茗抱着观望态度的时候,荆茗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开放一直只有少数人知晓的门派秘密圣地——潜龙窟。

  没人知道此举是对是错,也没人知道魍魉复兴的路在何方。但是,起码,荆茗正在做,正在改变!

  魍魉的历史,正在翻开新的一页!

门派教义

宗旨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道隐无名,天下无鬼。

典籍

  魍魉的历史充满了动荡,而且少有使用常规文字记载的资料,因而魍魉的典籍散佚于大荒各地,而且很多仍无法解读。但是数百年来,门派的典籍官依然竭尽全力地将收集到以及解读出来的资料保存在一起,成为魍魉最重要的典籍——枯叶遗卷。

典籍名
创作者
内容简介
《枯叶遗卷》
众人
内容包罗万象,从修炼要诀到门派技能到作战计略到绝世神兵,魍魉的一切都能在里面找到痕迹。



相关资料

推荐攻略

文章配图图集